《肥水不流外人田》

“哼,这个赵有才,若只是想要去年那几百万的利润,那倒是好打发看秦虹那女人的意

思,怕不是那么简单啊”冯军虽然坐在家里没动,但是整个沿渡河这么大小的一个地方,冯

军时刻都是在掌控之中的。

秦虹到沿渡河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表面上虽然是东巴人洗脚城里面的迎宾小姐,是那里的

头牌,但是从来都役接过客,而且,还和沿渡河镇上其他的几股势力在不断的接触。

“那军哥的意思是”芳姐秦虹接触的时间是最多的。平时秦虹对到洗脚城里的男人都不

是怎么看的上眼的,但是昨天晚上刘俊刚一到洗脚城,秦虹就是亲自作陪,后来干脆带回到家里

去了,这让芳姐很是震惊。

至于今天早晨刘俊刚被抓到局子里去,秦虹出手营救这件事,芳姐还不知道不过冯军却是

从手下监视的人嘴里得到了这个消息。

这个刘俊刚,昨天冯军就派人调查了。茅坪村唯一的一个大学生,其实是在外面混不下去

了,才回到茅坪村种桃子,据说昨天桃子卖了小一百万。算是一个比较有头脑的小伙子了,但

是刘俊刚的背后是役有任何力量的啊。

这个秦虹不惜动用了县城里的力量而将刘俊刚从局子里捞出来,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我的意思是,怕是我们和杨德胜的接触,赵有才那个老狐狸己经有所觉察了!”冯军用

戴着金戒指的大手支撑着脑袋,若有所思的道。

“那怎么办”杨涛坐在沙发上有些局促不安。虽然杨涛看似掌控着沿渡河镇地下的大小

势力,但只有杨涛和冯军自己情楚,沿渡河平静的表面下面,并不是那么平静的。

冯军在去年决定脱离赵有才的时候,杨涛就担心了一把。但是一年多了,赵有才那边似乎

投什么特别的行动,但是现在那边似乎终于开始动手了。

“先不要轻举妄动,这次将刘俊刚送到局子里的似乎县农业局的张田东,这也是杨德胜的

人,我们看能不能从中}司做个和事佬,然后将刘俊刚拉到我们这边来”冯军动了下手指头,后

面的两个保镖立马给冯军点燃了一只雪茄。

“将刘俊刚拉到我们这边来”杨涛和芳姐都是有些吃惊,这个刘俊刚己经被秦虹抢先下手

了,他会到自己这边来么

“对,这个小子的资料我看过的,人家是上过大学的,头脑不简单,我们摆脱赵有才,难

道我们还要继续投靠杨德胜若是那样,我们岂不是脱离了狼窝,又进入到虎口”冯军轻轻

的吐了一个烟圈。

“我们不依靠杨德胜,那我们依靠谁”杨涛虽然跟着冯军这边多年了,但是杨涛发现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