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不要……俺不要……”赵婶儿嘴中连连说不要,暴露在外面的多半个pp却拼命的扭动,小嘴正对着刘大柱早已经刚硬如铁的那话儿,不停的左右来往的摩擦着,,刘大柱伸手在下面捞了一把,感到一股热流从老师的下体泼洒在自己的手心里。网

这小子感到脑袋轰隆一声,顿时红了眼珠子,猛地一推赵婶儿就倒在了地面上,顺势全身压了上去。

“臭小子……你想干啥?”赵婶儿笑眯眯地问道:“咋地,你想强了婶儿啊,小样儿,你就不怕婶儿用那话儿把你夹死!呵呵!”

“婶儿,到时候你高兴都还来不及呢,咋能让我死呢,你越是夹得紧,我就越快活!”刘大柱耍贫嘴说道。

“嗯……你……你小子还来真的咋地,小样儿吧,你知道女人的b在哪嘛,老开腿给你,你都不知道往哪里进,瓜娃子!”

刘大柱耸了耸肩膀翻了个白眼,突然用力地分开了赵婶儿光滑如玉的双腿,看到了她的那话儿,因为刚尿了尿所以那话儿潮湿的很,上面还有水珠哩,刘大柱存心装傻充愣握住自己那话儿,往下面一塞,不入,再来一次,又塞,又是没进去,这小子装成一副急得眼冒金星的德行,趴在上面愁眉苦脸……

“婶儿,你那话儿到底在那里嘛?这下面这么多洞洞到底都是啥子嘛,俺咋就看不出来呢,俺以前没见过!”

“你小子,小样儿,你不是能嘛,有本事自己自己找啊。问俺干毛球啥子!”赵婶儿咯咯一笑,得意洋洋的自动把腿张得更开,一副吃定了刘大柱拿她没辙的样子,岂不知正好中了刘大柱的奸计。

“啊,烫死啦,亲娘祖奶奶呀!”刘大柱在心里阴笑了一声,突然向前一冲,刺到了最深处,赵婶儿全身触电般的一阵颤抖!一面颤声的着,一面把那肥大的pp往上挺,往上摆,迎合着。

刘大柱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磨捻着她的ru房,尤其是那两粒深红的ru头,被捻的坚硬异常,不时有少量的液体流出,赵婶儿全身一阵乱扭……

完事儿之后,刘大柱点着了烟,瞅着躺在炕头上格格浪笑的赵婶儿翻了个白眼,撇着嘴说:“我说赵婶儿,你今个来是不是成心来勾引俺的,咋一到了俺家里就问俺有没有长毛,然后又在俺家里脱裤子,你啥意思呀!“

“咋地啦小子,白日了b还的便宜卖乖了,是你小子把俺按在炕头上的,咋是俺勾引你了,小样儿,切!”

“那你受活不受活,我可是童=子=鸡,白让你给吃了,到底是谁得便宜卖乖了,你倒好,给别人介绍对象,你自己倒是先得手了,你以前是不是总干这事儿?!”

赵婶儿喘口长长的气,张开眼睛望着我满足的笑着说:“臭小子,别说你还真厉害,那么快就把俺弄了出来!要放在别人身上,铁折腾去了!俺可不是这么容易就满足的,俺的这话儿从当姑娘的时候,就又紧又窄,谁日了都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