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刘大柱和牛刚一起推开了隔壁的房门,面前出现的一幕让他感觉到非常的惊讶,只见昨天那个不可一世浓妆艳抹姿色不俗的女人居然被五花大绑了起来,而且全身上下的一副都破破烂烂的,披散着的头发也好像乱麻一样,十根手指张开向耙子一样分别抚摸着自己的酥=胸和小b,一道道晶莹粘稠的泉水顺着白嫩的大腿流下来,喉咙里呼呼地喘着粗气,血红的眼睛瞪得老大,呲着牙,像一只发情的母狼!

一看到有男人进来,牛兰就吐出自己果冻一般的小舌头,舔着近乎于透明的小嘴唇,发出极度诱人的喘息声:“来呀,来也,帅哥,你们都来干我呀,求你们了,谁要是敢我一次我给他一万块,不十万块也行,我好痒啊,痒死了,痒死我了!”

幸亏有绳子*着不然的话她恐怕早就从沙发上跳起来,扑向其中的一个男人了,有很多的狗腿子又怕又想,但是当着牛刚的面儿他们又不敢,这个牛兰嚣张是嚣张,讨厌是讨厌,但长的却是一等一的美人,能够跟她弄一次,没有人不愿意的,听说她在医院里强健了好几个大夫,大家都心痒痒!

牛刚这会儿却是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脸红的像个大姑娘入洞房一样,滚烫滚烫的,一回头看着刘大柱哭丧着脸说:“刘哥,我求你的就是这个事儿,你看这可咋办呀,我姐姐也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从昨天开始就疯狂的找男人,可是男人找过了还是不能满足,我看她已经疯了,所以就把她给捆起来了!

刘大柱见牛兰穿的那件连衣裙上面的带子掉了下来,露出两只硕大的奶霸,已经被自己揉的红肿了,上面布满了血红的手印,奶=头硬挺而肿胀,真跟两颗大红枣一样,而下面的裙摆已经被她撕掉了,黑色的内裤中间覆盖着黑森林的部位被她撕破了,露出了一条狭长粉红的小缝,大概是用手揉的太过于用力了,两片本来水晶一样的唇向外翻翻着,那颗小疙瘩变成了一只独角似的,来回蠕动着,好像一根手指勾引着过路的男人!

牛兰看见刘大柱眼前一亮,牛吼般的说:“帅,帅哥,你好帅,帅的我好想让你草啊,你给我舔,舔一下我给你五千块,不两万块,求你了,我好难受啊,你们排着队来干我吧,干死我吧,把我的小b干穿吧,我下面好空虚,一刻都不想离开温暖的*啊,好难受啊,我自己揉!”

“啪啪啪啪!”跟着就是一阵揉b的声音!牛刚脸红啊,本来想要走过去劝劝自己的亲姐姐,没想到刚走过去,就因为牛兰揉b的声音太大了,溅了一脸的水,啐了两口唾沫之后连忙哭丧着脸退了回来!

“刘哥,你说这可咋办啊!”

刘大柱白了他一眼:“咋办,送医院呗!”

“刘哥,实不相瞒啊,要是送医院管用的话我早就送了,也不用巴巴的睁着眼睛等您来救命了,您就看在二嘎子的份上帮帮我吧!”牛刚心想,麻痹的老子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你,你要是真有本事还行,要是跟老子耍花样,一会儿老子非让人打折了你的狗腿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