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这两个小弟得到了这样一个令人兴奋的差事,乐得合不拢嘴,大声回答道:“单爷您放心,搞人的事儿,都是我俩的专业,要不是他家那个黄脸婆太老,我保证当着他们爷俩的面把她给上了!”
“哈哈哈……”小弟们发出一阵笑声。
“看来,你们两个可堪大用。”单爷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来,冲张凡拱了拱手,“张先生可否满意?如果不满意的话,我再剁他们一只手?”
张凡心里骂道:泥马这叫什么废?
断了一只脚就废了?
三脚猫还挠人呢,跛子打人更狠!
若是今天不把这父子俩搞得终生无打人的能力,他们断了一只脚拄着拐杖也是可以欺压百姓的!
要废,就要彻底废掉!
要让他们父子俩没有打人的能力,只有被打的份儿才行。
张凡走向前,抬脚踩住司机的背,弯腰伸手,在他腰上点了几下。
同样的动作,又在仑子身上重复了一遍。
这几下看似轻描淡写,外行根本看不明白,但内行都知道,这是断力的大招。
中了这几个死穴,这二人会终生失力,整个表现类似于肌无力那种,肌肉会慢慢萎缩,虽然死不掉,却手无缚鸡之力,别说打人,就是打自己都打不疼了。
点完之后,张凡意犹未尽,抬脚向司机裆下轻轻一勾!
司机身子一挺!
张凡这招,运气带力,脚尖如锥,正正地点在司机的部件上!
单爷算是武林中有辈份的高手,看了张凡这两下子,当然看得明白无误,吓得心惊胆战,十分后怕,多亏刚才没跟张凡过招!
跟张凡过招,就是过鬼门关!
他拱手笑道:“劳先生您亲自动手,是我小单子的过错了!刚才先生这一脚,我完全看明白了,现在先生请休息,让我来!”
说着,走上前,对准仑子的裆下,也是猛的一脚。
单爷玩的是北派拳法,注重脚功,又加上要在张凡面前表现出色,所以这一脚,比张凡那脚用的力还猛。
小仑子向前一趴,嘴啃泥地,裆中已经是“樯橹灰飞烟灭”了!
张凡挥了挥手,不耐烦地道:“赶紧把人抬走,叫人把院子冲洗干净!简直是胡来!弄得臭烘烘的招苍蝇!”
“是是!”
单爷赶紧叫人把仑子父子俩拖出了院子,扔在街上。
又叫人拎来清水,把院子反复冲刷几遍,直到张凡满意,才乖乖的撤走了。
围观的人完全被这一幕幕给吓呆了。
当看到仑子父子被扔在大街上的时候,平时深受欺负的邻居,不禁发出热烈的掌声。
司机的老婆,见老公和儿子都倒在街上,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打电话喊救护车。
在等救护车的时候,这个女人还算头脑清醒,回到家里,找了两只塑料袋儿,跑出来,要找到砍掉的东西带到医院。
“我去,还考虑再植呢!”
“把你卖了也不够再植的医疗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