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不过,在杀人如麻的生涯中,她渐渐地感到了厌烦。
倒不是她良心发现想要立地成佛,而是对于未来感到迷惘。
以她现在的路径走下去,无非是继续杀人或被人所杀,而她最初来欧洲时的志向——成为巨富,却永远无从实现了。
每杀一人,上面发下来的佣金分配之后,她只能得到为数不多的报酬。
这些报酬,足够她维持在社交界的豪华生活,却不能使她攒下足够的金钱。
这次,巩梦书打电话请她替张凡办理提款事宜,她深感是个难得的机会。
骗他一把!
在大华国内,你想骗人,那不太容易!
不受骗就是有福了!
而在欧洲,大华国人普遍对欧洲人有一种敬佩心理,交往之中防备心较不具备。
所以,她决心放手一搏,成功之后便携款全身而退。
她为这次行动进行了一系列巧妙的设计,动了用原黑组织在欧洲的力量。上级组织对这个计划十分支持。
但是所有的人都没有料到,在最后一刻,她摘走了胜利果实溜之大吉了。
她如愿以偿,顺利地拿下张凡,提走了六亿米元存款。
她不辞而别,带着秘密账户上的巨款,逃到南美W国。
这个海岛,是她很早前就为自己安排好的一个落脚点。
极为秘密。
狡兔三窟嘛。
以前,她曾经多次化名来这里度假,跟岛上的两个村子都有一些瓜葛。
这两个村子都是制毒贩毒的大窝点,他们制造的海洛因卖遍欧美市场。琴曾经几次插手,获利颇丰。
不过,两个村子有仇隙,她只好小心地在两者之间徘徊,不踩对方的红线。
这次,她来岛上,本想不再插手岛上的事务,不料,埃恐却主动找上门来。
令她深感震惊的是,埃恐竟然对六亿米元存单之事知晓内情。
也许,是原黑组织放出的风吧。
埃恐昨天傍晚来到她这里。
相当直接地,埃恐要求她用迷药杀死德班及其手下,作为报酬,埃恐不会向原黑组织举报她的藏身处。
出于无奈,出于自保,也是出于对德班的一些过结,她在昨天夜里登门密访,以极毒辣手,杀掉了德班一伙。
不过,她也不是傻子,对于埃恐是什么人,她心知肚明,埃恐不过是利用她的手干掉对手,然后下一步,埃恐当然会腾出手来对付她!
因为,埃恐知道了那六亿米元的秘密。
埃恐是条狼,闻到了血腥味,就不会放弃追踪,直到把肉吃到嘴里。
可以说,她在这个岛上,只有死路一条。
昨天晚上的事,只不过暂且安了埃恐的心,埃恐下一步还没有迈出来,她正在准备趁着这短暂时机考虑怎样应付。
或者如法炮制,用她祖传的迷香搞掉埃恐一伙,控制瓦当村,进一步控制全岛,把这里变成自己的领地。
如若不成,秘密乘小艇逃离海岛,到澳洲去避风。
她正在脑子里打算着这一切的时候,突然听到脚步声从楼下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