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乡野》

这针的威力着实是有些大,毕竟,一般人看到那足足两个中指长的银针,早就吓的跑开了,定然不会乖乖的看病,要的就是出其不意,不能给病人反应过来的机会,可是,尽管预料到反应会有些大,但是也没有想到火哥反应会那么的大。

李晓峰一针,直接的就扎在了火哥的脊柱第五节左侧。男人活好,关键看腰,而李晓峰的这一针,也是直接就扎在了点上,穿过血肉,刺在了火哥左腰子上面。

“我靠!我靠!尼玛的!你小子是不是要害死我?!怎么会这么疼?啊啊啊!”

火哥半点不敢动弹,只能双手紧紧的抓住屁股下面的沙发的皮面,满目狰狞,一张脸瞬间就如猪肝一般张红起来,骂骂咧咧完之后,便紧咬牙关,肥头大耳面朝天花板,一身壮肉不停的颤抖着,挺着大肚子,有那么几分分娩的意思。

李晓峰没有理会那火哥的骂骂咧咧,只是右手稍稍用力,再度将那银针往下面刺了几分,火哥这次再如何紧咬牙关也没有什么用了,那疼痛感竟是直接如一柄重锤狠狠的撞在火哥的后脑勺上,火哥一翻白眼,那肥硕的身躯一软,面朝李晓峰就趴了过来,李晓峰放开银针,身形一侧,躲了开来。

而火哥自然是一头倒在了地板上,扑通一声,地板一震,火哥背上的那根银针也是如风中芦苇一般摇摆不定。真的有那么疼么?

李晓峰挠了挠头,火哥的表现有些过于浮夸了,远超乎李晓峰的想象不过,这也更加的说明了火哥的肾虚的程度,显然已经是病入膏肓了。

典型的纵欲过度,每一次的泄精,都会消耗掉身体的活力,如果定期还好,利大于弊,身体自愈的能力新陈代谢足以跟得上,但是如果连续不节制纵欲,这就跟榨取身体没什么区别。男本阳刚,阳气外泄,阴气侵袭,外强中干,面由心生,肤色蜡黄,神气不足,从而导致湿气肆虐,最通常的表现,便是头发一天不洗就泛油,脸颊生逗.

而李晓峰刚才那一针径直刺在火哥的左肾上面,为的就是将那肾脏之内的湿气排散出来,要不然,就算节制生活,那湿气不排除去,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李晓峰坐在沙发上,没有理会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火哥,摸了摸鼻子,便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约莫一个小时左右,李晓峰站起身来,一脚踹在火哥的屁股蛋子上面,火哥身子一颤,李晓峰弯腰顺势将那银针取出来放好,眼神打量了一下火哥的背部,点了点头,微微松了口气。其实这种直接接触内脏的针灸,是李晓峰的一次尝试,毕竟,内脏可不是闹着玩的,你扎深了,造成了内脏出血什么的,那就相当的不好玩了.

“哎哟,老子的腰噢…”

火哥转过身,躺在地上,摸着左腰,只觉酸疼无比,随后坐起身来,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李晓峰,气不打一处来,匆匆站起来,嘴唇微微张开,看样子是要说些什么,可是却是愣了半天,没有蹦出来一个字,火哥脸上的恼怒的表情僵住,他像个孩童一般,抬了抬自己的胳膊,又原地跳了跳,随后便是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抬头再次看向李晓峰,说道。